丁少光的重彩装饰画-秋雁学报-网易博客

丁少光重彩装饰画,学无止境

丁绍光重彩装饰画

1992年3月,在佳士得中国19-20世纪画作拍卖会上,《白夜》以220万港元成交,创下当时旅居中国的中国画家史上的最高纪录。本书作者是美国画家丁绍光。

卡通蚯蚓画装饰_装饰画_画美居装饰

丁少光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1979年为北京人民大会堂创作大型壁画《美丽、神奇、繁荣的西双版纳》。同年出版《西双版纳丁少光白描集》。 1980年至1983年,在美国各大学和博物馆举办个展30次。 1986年至1996年共发行丝网版画80种,在全球数千家画廊展出和销售。在世界各个国家举办了400多场个展,作品被50个国家和地区收藏。各国报刊、电视、广播、书籍、杂志等有上千篇专题介绍。作为“云南画派”的带头人,他将这所画派的艺术成果带入了世界画坛,举世瞩目。 1990年日本世界艺术博览会上,他被列入14世纪以来的100位艺术大师名单,位列第29位,是唯一入选的中国艺术家。 1995年,联合国在艺术与集邮项目总结报告中,提名表彰了联合国成立50年来的29位当代艺术大师。丁绍光是其中唯一的亚裔艺术家。美国著名评论家道格拉斯芬莱说,丁绍光的艺术属于东方,属于西方,更属于世界。法国当代艺术权威评论家安德鲁·帕里诺说:丁绍光的艺术具有超越时空的魅力。他用神奇的笔,揭开了中国三千年文化的奥秘。他对爱与美的升华使他成为了 20 世纪的艺术家。乔托。

卡通蚯蚓画装饰_画美居装饰_装饰画

丁绍光的绘画艺术概述,笔者认为具有以下特点:

装饰画_卡通蚯蚓画装饰_画美居装饰

首先是美丽的风景和流行的情怀。丁绍光1960年代初在云南的工作经历,为他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营养。他对云南日日夜夜的美丽风景和民情深深着迷,至今几乎所有的艺术创作都为他着迷。 , 两人都热情地表达了立足祖国西双版纳和云南当地风土人情的题材。同时,他独特的形象不仅洋溢着欢乐和幸福,还渗透着当地的风土人情。比如作品《圣村》中,竹楼、独木舟、藤蔓、榕树、车前草、婀娜多姿的**,都构成了一个美丽别致的“村落”,让人立刻想到去那里旅游。 村庄美丽、神圣、庄严美丽,尤其是不远处波光粼粼的海浪,给读者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例如,在《休憩》这幅画中,作者采用了靠在牛背上的两只牛角的大胆构图和两只黑牛牛角的对称绘画规则,突出了当地女牛仔的风采和形象和动感。农场动物。道路、树木和村庄的背景虽然没有出现在画面中,但笔在画笔之前已经到了,让人联想到。这大概就是艺术的“延伸”方法。

画美居装饰_装饰画_卡通蚯蚓画装饰

第二个是细铁线的描绘。在丁绍光的作品中,他以运用中国画传统艺术中的铁线描而著称。细腻有力的铁线画贯穿了他的所有画作,他经常将金线或银线统一勾勒出来,使画面成为其中之一。明亮,充满诗意的意境。比如在作品《武士的弦》中,丁少光就将铁线画功能发挥到了极致。请看,战士的头发、手臂和衣服都用铁丝勾勒出来,火焰、月亮和箭羽也用铁丝描绘。在繁而不乱、多而不乱的画面中,线条起到了奇特的效果。又如《海之少女》中,画面内容是半裸的渔女站在渔船上,吹着舞姿优美的海螺,海风吹拂,风帆飘扬。高的。在这幅画中,衣服、裙子、桅杆、帆布和船库都用银线勾勒出轮廓,他用了某种“海”的颜色,使画面有一种“海”和摇晃的感觉。潜在的。尤其是在平凡中求变的风帆,铁线真像是民间织造工坊织出来的。同样,船板之间的结构,由于采用了纵横画线原理装饰画,在直线度上寻求不平衡,弥补了单调的缺陷。

装饰画_卡通蚯蚓画装饰_画美居装饰

第三是夸张的变形技巧。说起丁少光夸张的变形,观众们赞叹不已。有两个原因。首先,他所提倡的变形仍然符合人物的解剖原理。不像一些试图变形的画家,一切都变形了,连关节都可以颠倒;二是他的变形变得美丽纤细。手臂和长脖子都是可以接受的。与《喜鸟》一样,现代精神与中国绘画传统紧密结合,以夸张变形的手法刻画云南少数民族女性形象。白鹤雄伟的女性气质和雍容华贵,在他的作品中达到了艺术的新高度。也如《待嫁新娘》,以夸张的变形手法,塑造出傣族新娘婚前的美丽与矜持。新娘坐在草绿色的花园中,鲜花衬托出主人公纤细的身姿。画中人物的手臂、腰身、衣着、柔软的头发,都经过了夸张的变形,都经过精心制作,让人感觉比真人更美。尤其是对腿裙、脚趾等的刻画,令人赞叹,仿佛不能夸张变形。只有这样的“变化”和“夸张”才能达到这样的统一一、这样的意境等等。艺术水平。

第四是绚丽的色彩效果。法国人安德鲁·帕利诺(Andrew Palino)称其作品的色彩“就像敦煌莫高窟的五彩缤纷……”作者还说:“在现代艺术的海洋世界中,色彩对比的运用应该是千变万化的,令人眼花缭乱。 . 着迷了。的确,丁绍光是一位色彩学大师,看过他作品的人一定会对色彩产生第一印象,比如《远方的梦》中,作品描绘了一个在海边做梦的女人的形象。海风轻抚着她的秀发,纤细的身段散发着青春的光彩,作者用强烈的暖色调和深沉的色调衬托出纯白的肌肤,同时浅黄色的打底让紫色的裤装更加凸显。读起来“味道”很甜。也和《凤凰之歌》一样,基调从上述暖色转变而来装饰画,但以强烈的冷色为基调,也达到了不错的视觉效果。 、琵琶、首饰都在性色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尤其是背景中的和平鸽,因为是蓝色,显得更加庄重、安静、祥和。颜色,无论是形式还是精神实现了,颜色在图片中起到了胶水的作用。

丁少光的画清新唯美,充满诗意。中国人称他的画为“装饰画”或“工笔画”。国外有人说他的画是“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的结合。在我看来,我非常赞同张道义教授的评价:“它是时代的呼唤,体现了人类追求和平与美好的共同心态和愿望。没有必要穿上一个既定的外壳。丁少光就是丁少光,他的作品只能像黑格尔所说的“这个人”,是一个“完整的人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