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画 天猫游戏的真正艺术

装饰画

文/许以文

编辑/大风

刘冲,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人。与满地梨花、章公酿酒并称为“华天酒地”,却是整个商丘最底层的县。刘冲在宁陵做了一件事:卖画。

刘冲于2012年开设了第一家天猫店,主要经营数码油画供顾客DIY。他的数字油画旗舰店是天猫头上的数字油画商家,日营业额20万元,年销售额超过7000万——整个宁陵的年总产值只有128亿。

小村庄终于靠数字化的《蒙娜丽莎》和《向日葵》脱贫致富,但这条致富之路面临转型问题:这个只有廉价劳动力的小村庄如何摆脱最后一个世纪艺术家如何找到能提供原图的设计师?

装饰画

常见的数字油画图片来源网

消费者方面也出现了类似的担忧。刚刚装修完人生中的第一间房子的小靖,想在网上买两幅装饰画来装饰自己的新家,但眼前全是工业流水线。红鹤鹿头龟背竹,梵高·莫奈·马蒂斯。

在故宫联名授权英国到处跑的当下,文创风吹进家电、美妆、服装,却无法进入装饰画的非标市场,最需要美感的。

消费者需要中国的创造能力是事实。

装饰画_画美居装饰_装饰色彩的画

为满足市场对原创家居的需求,天猫家居与阿里原创保护平台发起“大艺术家计划”,联合四川美术学院、湖北美术学院、鲁迅联合征集原创设计作品浔美术学院。截至目前,活动首期已收到800多幅投稿,评委会选出的50幅作品将作为签约作品在天猫平台进行消费者投票。

一股汹涌的水流引入了越来越相似的装饰画行业,打破了这一趋势,引发了新一波的行业变革。

烙印为主,抄袭盛行,国产装饰画品牌之路艰难

刘冲面临的困境其实就是这个行业的缩影:家居行业长期缺乏创意。

深圳龙岗大芬村是举世闻名的油画村,也是被人诟病的临摹村。 1989年,香港画家黄江来到这里,租了两间私人住宅,招收学生和画家,分批创作、临摹、转卖油画。于是,越来越多的画家和美术生在大芬村落户,逐渐形成了艺术品加工的复制形式,辐射了中国大部分油画产业,创造了前所未见的“油画家”。有了概念。

装饰画

大芬村图片来源网

三十年过去了,大芬村的油画产业也顺势发生了几次变化。已经从手绘油画转变成网络喷绘,但还没有摆脱抄外国名画的套路。

光辉是天猫装饰画品类背后的隐形王者。他拥有20多家天猫门店和4家精品店,包括卓易和洛尚,两家排名第一和第二。 400多人的团队围绕着这座巨大的装饰画城,其中包括一个由30多位设计师组成的设计部门。

装饰色彩的画_装饰画_画美居装饰

据广汇统计,作为行业顶级门店,卓一和洛尚的原始占比都在40%左右,已经是同行中的佼佼者。但尽管如此,要想赚钱,还是要走爆款路线。

爆款意味着在创作上迎合消费者,在运营上狠狠,价格被推到了极限。周期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这与广汇想做的品牌线相差甚远。 “国画没有品牌,国画需要品牌。”

更糟糕的是,每家店的热销品都会成为行业热销品——同行抄袭已经司空见惯,没有人解决,因为没有人认为这是一个问题,而是行业潜规则。 30%,这是一个安全值,只要你把别人的热钱换成30%,就可以放心卖掉。

“反正我们是行业的试验场。”一句话,这位川美毕业生对行业现象束手无策。

装饰画

同质化的装饰画市场,从天猫截取

所以当天猫之家的团队找到他谈论“大艺术家”事件时,他非常支持。在他看来,抄袭现象本质上是行业严重缺乏优质设计的苦果之一——“行业缺图,好图就是好产品”。广汇公司虽然有能力培养原创设计师,图片来源自给自足,但实际上整个行业都面临着好图片的巨大缺口。

换句话说,如果有足够多优秀的设计作品来满足整个市场的差异化需求,那么所谓的“爆炸性试验场”自然就不存在了。

装饰色彩的画_装饰画_画美居装饰

这一点得到了天猫家居百货-家具与日用品的负责人何苏的证实。他说装饰画,大艺术家计划的发源地是大芬村,大​​芬村的产业特点是以临摹为主,同质化严重。天猫之家作为数字平台,感知到目前市场上22-29岁的年轻消费者对新鲜事物的追求非常强烈。如此强烈的需求,靠临摹名画的原画是无法满足的。

通过大艺术家计划,天猫之家成为商家和设计师之间的桥梁。一方面弥补了对高素质设计人才的需求,另一方面帮助原创设计设计师将作品实现商业化。而如何突破供给侧是天猫家居面临的难题。

市场做一个秤,原来没死

为了从供给端解决装饰画行业原创性不足的问题,天猫家居通过阿里巴巴原创保护平台找到了国内各大艺术院校。和书向锌财经解释说,这个行业的特点是消费者在追求小众的同时也需要背书。

前路只有两条:名校和名校。与前者相比,后者更需要这条路,更适合这条路。

根据中国八大艺术院校招生规定,2019年八大艺术院校招生10809人,2020年招生11875人,预计八大在校生将超过40000人。各大艺术院校,而这四万名创作者,正是装饰画行业急需的原创能力。因此,阿里巴巴独创的保护平台找到了国内主流艺术院校,挖掘人才资源。

装饰画

事实上,2020年艺术考试报名人数超过60万途元网

胡玉锦就是其中之一。作为湖北美术学院视觉设计与平面印刷专业的大三学生,绘画是他的爱好、事业和生活。过去,他是通过接一些商业设计订单来实现的。这是他第一次通过选拔向世人展示自己的作品,可以商业化。

装饰画_画美居装饰_装饰色彩的画

但他也指出了原创设计师经常遇到的两个宿敌:抄袭同事和无知的甲方。

抄袭是一座山,可以压垮原创设计师的原创信心和原创生活。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天猫家居联手阿里巴巴原创保护平台,针对创意产品制定了多种知识产权保护方案。遇到维权平台授权的商品侵权,一键启动维权。

除了解决抄袭问题,Big Artist Project 还解决了另一个设计师的噩梦:甲方。

有人说,世界上最难的两件事,就是掏出别人口袋里的钱,和把想法塞进别人的脑袋里。不幸的是,设计师的工作就是整天重复这两件事:用自己的想法换取别人口袋里的钱。

所有设计师都无法避免被一个不懂艺术的一方要求更改图纸是一种折磨。而本次大艺术家打算将甲方的版权交给消费者——入选的画作将在天猫平台上展示,消费者的投票方式决定了画作最终能否成功商业化。

装饰画

截取自天猫的天猫艺人投票界面

用何梳的话说装饰画,这种方式本质上是一种行业筛选,筛选掉那些不符合市场要求的,让消费者喜欢。用市场的方法来判断设计,避免了甲方作为不合格的看门人而造成的对设计的误判,也用比较客观的方式让设计师感知到自己的价值。

筛选结果进一步成为商家制定生产计划的依据——这是大艺人计划的核心价值。以市场引导生产,解决了原行业商家容易出现的供需碎片化问题。

画美居装饰_装饰画_装饰色彩的画

解决艺术,解决数字化转型

最后我们可以发现,天猫之家以发现艺术家的名义提出的大艺术家计划,本质上是一种帮助行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解决方案。

消费者对原创设计的需求被平台检测到后传递给商家。设计师的作品是根据消费者的消费决策选择出来的,然后进入制作环节。这两个流程的背后,是整个业务逻辑的变化。

过去的商业逻辑是商家先生产产品。制成品进入市场接受消费者的选择,流行的产品成为炸药,不符合消费者需求的产品被淘汰。这条路径是对商家对消费者侧需求感知的考验。装饰画行业基本以中小企业为主,与领先的消费巨头相比,缺乏上游消费感知能力。

更危险的是,中小企业不仅缺乏对市场的洞察力,还缺乏强大的财务能力。这也意味着低风险抵抗力。滞销商品稍有过剩可能会拖累公司。

装饰画

等待清理的工厂库存。图片来源小宇BBS

此时,天猫之家作为平台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天猫之家将感知到的市场需求和市场变化反馈给商家,弥补商家体验市场的短板,引导商家有针对性的开发生产。在这场艺人大活动中,这类信息的优势更加明显,通过消费者投票的方式直接模拟销售情况。

简而言之,天猫家居的战略将原有的“生产决定消费”的商业逻辑升级为“消费决定生产”,而后者正是阿里一直在宣扬的“新零售”的精髓。前段时间刚出道的犀牛制造,正盛的C2M模式,大艺术家计划也是如此。

风口

因此,“大艺术家计划”的意义远非打造“商户产业带+电商平台+设计学院”的新竞争模式,而是通过产业链和供应端深度融合来提升创意行业和家居行业将进一步进行数字化转型升级。

谁能说这种以技术为主导的产业转型不是艺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